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中文)
搜索
首页 资讯导读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江融:摄影是否失去了发展方向?——从2015年AIPAD看摄影的趋势

2015-8-14 11:17| 发布者: 与光影共舞| 查看: 2568| 评论: 0

摘要: 1979年,近30家画廊在纽约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经销摄影作品的机构,名为“国际摄影艺术经销商协会”(AIPAD),并决定1980年举办首届纽约摄影博览会。该博览会后来成为了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摄影博览会。今年,第35届纽 ...

1979年,近30家画廊在纽约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经销摄影作品的机构,名为“国际摄影艺术经销商协会”(AIPAD),并决定1980年举办首届纽约摄影博览会。该博览会后来成为了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摄影博览会。今年,第35届纽约摄影博览会(AIPAD)于4月16日至19日在公园大道军械库举行。来自全世界89家重要画廊参加了此次盛会。

由于受到后来在1991年成立的洛杉矶摄影博览会(Photo LA)和1997年开始举办的巴黎摄影博览会(Paris Photo)的激烈竞争,纽约摄影博览会在过去几年里不断从原本主要经销老照片的较为保守博览会,发展成为一个更具多样性的摄影艺术博览会,展销从摄影术发明之初的各种传统工艺的作品,到20世纪初发端的现代主义摄影作品,一直到当下流行的3-D影像作品和静态影像与动态影像结合的视频作品。 

每年参观纽约摄影博览会,不仅都能看到许多已经载入摄影史的精彩摄影原作,而且还能发现不少是藏家竞相收藏的罕见珍品,以及一些具有新的观念、新的手法或新发现摄影家的作品。从各家画廊展出的作品中,尤其是在入口处的几家重要画廊的展品,往往能看出摄影总的走向。

现代主义摄影作品当道

今年,在军械库展厅入口处仍然集中了几家专门经营摄影作品的老字号画廊。正中间位置是纽约的霍华德·格林伯格画廊(Howard Greenberg Gallery), 这家具有30多年历史的画廊以经销美国摄影家作品著称。该画廊在本届博览会中将美国著名摄影家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1964年拍摄的作品放在其展厅正中间。这位在上世纪50年代创作了几部具有开创性摄影作品的摄影家今年已年届87岁,那么,该画廊为何今年会主打这位摄影家的作品?的确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虽然这两位欧美摄影家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末受杂志委托尝试彩色摄影,但直到七十年代初欧美摄影家才真正有意识地将彩色摄影作为艺术摄影创作。近年来,各家画廊纷纷推出“新彩色摄影”重要人物艾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肖尔(Stephen Shore)和迈耶罗维茨(Joel Meyerowitz)的作品。同样,上世纪六十年代崭露头角的阿勃丝(Diane Arbus)、维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和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这三位“新纪实”摄影代表人物的作品也深受藏家的欢迎。这两个摄影流派作品的价格均不断上升。

上世纪70年代出现的“新地形”摄影流派代表人物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和去年刚去世的刘易斯·巴尔兹(Lewis Baltz)的摄影作品也越来越抢手。同样,画廊也不断推出杜塞尔多夫学派创始人贝歇夫妇用类型学的方式将工业建筑拍摄得如同无名雕塑般的作品。但是,贝歇夫妇所培养出的一批弟子早已成名,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托马斯·斯特鲁斯(Thomas Struth)和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等人的早期作品大多进入二级市场。

另一家纽约老牌摄影画廊埃德温·豪克画廊(Edwynn Houk Gallery)展出一幅杜塞尔多夫学派的传人加拿大摄影家罗伯特·波利多里(Robert Polidori)在卢浮宫拍摄的新作。这位擅长以大画幅相机客观拍摄大型建筑内部景观的摄影家,将建筑作为暗喻和记忆的容器,其作品细节丰富十分耐看。然而,并非所有模仿杜塞尔多夫学派的摄影家均能成功。纽约尤西·米洛画廊(Yossi Milo Gallery)推出的德国年轻摄影家马库斯·布鲁内蒂(Markus Brunetti)在欧洲各地采用类型学的方法正面取景拍摄教堂外观的作品,尽管画幅巨大,细节丰富,但缺乏新意和深度,停留在建筑物的表面。

圣玛利亚比萨大教堂,2014年,选自《外观》系列,摄影:马库斯·布鲁内蒂。© Markus Brunetti

圣玛利亚比萨大教堂,2014年,选自《外观》系列,摄影:马库斯·布鲁内蒂。© Markus Brunetti

寻找具有新意的摄影作品

那么,今年博览会有哪些具有新意的摄影家作品?来自美国中西部的温斯坦画廊(Weinstein Gallery)展出了亚历克·索思(Alec Soth)2014年刚发表的新作《歌曲集》(Songbook)作品。这部作品是这位继承了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开创的美国“诗意纪实摄影(lyrical documentary photography)”传统的年轻摄影家,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次出发的结果。

大卫和崔西,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2013年,选自《歌曲集》系列,摄影:亚历克·索思。© Alec Soth

大卫和崔西,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2013年,选自《歌曲集》系列,摄影:亚历克·索思。© Alec Soth

但是,这一次,索思要打破自己原先创作几个项目的模式,没有使用大画幅相机拍摄彩色照片,而是采用数码相机拍摄,而且,他像维基(Weegee)一样使用闪光灯抓拍黑白照片。这些照片看上去像新闻照片,实际上,它们属于索思与他的作家创作伙伴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多次开车到美国各地寻找虚拟社交媒介时代人们向往实际交往的社会生活项目。

他们走访了许多小城镇的集会、舞会和节庆,仿佛是地方小报的记者,拍摄能反映人们在不同社区交往的生活场景、人物肖像和自然景观三大类作品,并将它们编成一部画册。但是,这些照片每一幅均能单独成立,它们已脱离新闻摄影的范畴而成为艺术摄影作品。这些作品既幽默又伤感,而且略带神秘和巧合。

温斯坦画廊这次展出该项目的一幅作品是一名男子正在床上亲吻另一位女子,但他们俩均背对观众的画面。索思在一次采访中指出,他是受多萝西娅·兰格(Dorothea Lange)的名作《移徙母亲》中两个女儿将面部掩埋在母亲怀里的画面启发。他认为,有时背对观众的画面更耐人寻味。同样,另一家来自美国中西部李·马克斯美术画廊(Lee Marks Fine Art)展出近年来崭露头角的美国女摄影家珍·戴维斯(Jen Davis)的一幅自拍作品,面部也是背向观众。戴维斯的作品也是诗意地反映自己作为肥胖症患者的生活纪实写照。

无题,第56号,2014年,摄影:珍·戴维斯。© Jen Davis

无题,第56号,2014年,摄影:珍·戴维斯。© Jen Davis

温斯坦画廊今年还专门推出美国新生代摄影家卡斯·博德(Cass Bird)的作品。这位70后年轻女摄影家以女性主义视角拍摄身边带有中性性格女子的照片。她在2009年和2010年两年夏天带着一批年轻女子到美国田纳西州郊外拍摄了一组作品,并将它们汇编成一本题为《再次狂野》(Rewilding)画册,引起评论家的关注。这些照片反映了当下年轻一代的女性兼具男性特征和性格的特点,来探讨新一代人对性别问题的看法。

与男孩一道出去玩,2012年,摄影:卡斯·博德。© Cass Bird

与男孩一道出去玩,2012年,摄影:卡斯·博德。© Cass Bird

穆罕默德·阿里+班迪尼,摄在拳王阿里击败利斯顿之后,1964年/后加油彩,摄影:威廉·克莱因。© William Klein

穆罕默德·阿里+班迪尼,摄在拳王阿里击败利斯顿之后,1964年/后加油彩,摄影:威廉·克莱因。© William Klein

克莱因先是以在纽约街头近距离抓拍各种人物的粗颗粒影像出名,后来,他转向制作纪录片,并曾将其拍摄的几幅连续画面的黑白底片放大成接触印相,之后,用彩色画笔在放大的照片上打叉或留下其他标记,仿佛是摄影家在编辑照片小样时所作的记号,又像似电影胶片的连续画面。实际上,克莱因通过这种手法增强了他的照片视觉效果,并将摄影、绘画和电影不同媒介结合在一起。

克莱因最近几年从他定居的巴黎多次返回纽约,拍摄了一组反映纽约布鲁克林不同社区居民生活现状的作品。尽管我们仍然可以从这组作品看出他当年的风格,但难以期待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能够创新。那么,现在展示他在上世纪中期创作的作品,除了是向这位已经载入世界摄影史的大师致敬之外,是否还暗示这位大师早在上世纪便看出摄影媒介的局限性,并采用跨媒介的形式来超越这种局限性?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推出数码摄影技术之后,世界各地的摄影家主要朝两个方面发展,一方面是回到摄影的原点,采用摄影术发明之后早期摄影的各种传统方法,包括能捕捉丰富细节的大画幅摄影和暗房中制作物影摄影等;另一方面是走向摄影的未来,利用最新的数码相机和数码技术进行实验,如在明室利用数码软件进行后期拼贴和修改画面来重新创作,或是从因特网上下载现成的图像进行再创作。那么,从今年博览会的现场来看,是否能看出当下摄影正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以下我们可以从今年博览会的不同方面来加以观察。

今年各家画廊仍然是以展示20世纪摄影大师作品为主。其中最为抢眼的莫过于美国几位现代主义巨匠,尤其是韦斯顿(Edward Weston)、亚当斯(Ansel Adams)、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卡拉汉(Harry Callahan)和怀特(Minor White)等。这些摄影家注重摄影作品的形式感和超越现实世界经验的美感,特别适合画廊的销售。在摄影作品相对于其他媒介作品来说价格仍然不高的情况下,藏家争相收藏他们的作品,尤其是一些罕见的老照片(vintage print)。

特别引起观众注意的是,旧金山的斯科特·尼科尔斯画廊(Scott Nichols Gallery)展出12幅亚当斯1941年拍摄的《月升》作品的样片,可以看出每幅作品均有细微差异,可能是亚当斯当年在暗房中使用过的样片,每幅样片均盖上“作废”字样,而且有几幅破损。但标价18000美元,仍然有收藏价值,可以用来研究亚当斯放大这幅名作的过程。

上世纪欧洲现代主义名家阿杰(Eugène Atget)、拉蒂格(Jacques Henri Lartigue)、杜瓦诺(Robert Doisneau)和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的黑白摄影作品也一直深受藏家的青睐。今年纽约亥伯龙出版社画廊(Hyperion Press)展示了一批杜瓦诺1960年应《财富》杂志邀请来美国拍摄加州棕榈泉度假胜地的彩色作品,这组作品不仅能看出杜瓦诺对幽默细节独具慧眼,而且将欧洲摄影家尝试彩色摄影的年代又往前推进。

棕榈泉,1960年,摄影:罗伯特·杜瓦诺。© Robert Doisneau

棕榈泉,1960年,摄影:罗伯特·杜瓦诺。© Robert Doisneau

无独有偶,亚特兰大杰克逊艺术画廊(Jackson Fine Art)也展出美国已故著名黑人摄影家帕克斯(Gordon Parks)在1956年受《生活》杂志委托到美国南部用彩色摄影报道种族隔离的状况。这位摄影家以黑白照片反映美国黑人受歧视和争取民权故事闻名,然而,帕克斯在这次用彩色照片报道中,不仅反映了黑人在种族隔离制度下生活状况,而且还真实报道了黑人穿着盛装到教堂做礼拜和参加葬礼等日常生活的画面,表明黑人与白人一样也希望过着平等和有尊严的生活。

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市,百货店,1956年,摄影:戈登·帕克斯。© Gordon Parks

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市,百货店,1956年,摄影:戈登·帕克斯。© Gordon Parks


12下一页

握手

路过

鲜花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